首页 > 百博百文 > 正文

百博感悟||与“道”结缘的夏末

来源:中国南宗道教网 2017-10-25 11:08:52
贺敢硕/文  北京大学

    今夏的海口之旅显然对于我们足够的眷顾,自从飞机上下来的一瞬间,熟悉的海滨潮湿感便被鼻腔深深的吸入。台风掠过的痕迹削去了八月末的海南还过于燥热的暑气,而赋予了一种江南般的清秀湿气。使得这在记忆中充斥异域风情的国境之南,也带来了一种家乡般的气息。
    乍至文笔峰便是让人猝不及防的百人大火锅,让我对于之前在机场百度而得的去处获得了一种更直接的生意。据百度百科曰“玉蟾宫位于海南省定安县文笔峰山麓,是道教南宗的实际创始人、南宗五祖白玉蟾的最终归隐之所。玉蟾宫是道教在海南唯一的合法庙宇,被道教奉为“南宗宗坛”。玉蟾宫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道教建筑群,由祈求平安的慈航殿、和合姻缘的月老殿、嘱照本命的元辰殿、开启智慧的文昌阁、健康长寿的药王殿、发家治富的财神殿等近20座殿堂组成。建筑结构完整、风格鲜明,系统地展现了道家主题文化特色。殿宇美轮美奂、雕刻精妙绝伦,体现了古代劳动人民的卓越才能和和艺术创造力。”其宫观秉持遵循南宗“归根复命、性命双修”的基本教义,在生活方式上,可荤可素,主张居家学道与出家修行并举,修道不一定要上山、别妻,可以独修,也可以夫妻双双入道同修。这种颇有自由性质的宗教,不免让人对自己在此处的六日光阴有了更加深入的期许。

    翌日一早,在略有晒人的太阳下,我们百博在玉蟾宫上上下下几百名道长的引领下,举行了盛大的祈福法会。我们于宫前广场集合,玉蟾宫陆会长亲自为我们每名学子点燃一注香火。我们手持香火,自山下徒步行至半山腰的玉蟾阁,在内进行了近两个小时的祈福法事。道长和道士们吟诵经文,吹拉乐器、脚踏法步,汗水一直都没有停止流淌。伴随着动听的吟唱、袅袅的香火,整个玉蟾阁都给人一种静穆的神圣感,以及一种穿越历史而来的肃穆与庄严。
    祈福法会之后就是中饭,中饭的头汤略有酸涩。晚上的烤乳猪才是让人直呼过瘾,立感不虚此行。烤乳猪在广岭一带绝对可以算是一道大菜,搭配海鲜更是令人大快朵颐,不忍释筷。
    自临高的度假酒店回到玉蟾宫之后,我才有机会在玉蟾宫的山头好好走走。湖边正好有容人歇息的水榭,我便靠在椅子上,对着湖水发了一下午的呆。湖边的视野非常的开阔,也具有一种不会为游人打扰的恬静,若是起宰我于地下,恐怕要在此处睡上一下午了,能在此处安然入睡,即便是被老师斥责几句,内心却也颇感到值得。
    不知为何,晚饭的汤依然以酸涩为主。或许是中和一下昨日烤乳猪的油腻。

    海南之行的第二场大戏便是晚上举行的“薪火相传”活动。对于我们而言,活动本身并没有什么难度,我们只需要双手擎灯,与“心灯”并举,三灯齐明,完成一次登山即可。况且玉蟾峰并不算是什么高山峻岭,虽然自己穿鞋有所失误,也不觉得这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但我们都明白,这当然不只是一次简单的登山活动,而更像是一次文化仪式之旅,或者是是一种带有新时代百文百博精神的新科仪。当众人鱼贯而上,沿着狭窄的三鹿攀登文笔峰,仿佛陶渊明笔下的渔夫走入桃花源记:“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经历了长时间的憋闷,在走上山顶的祭台时,有一种揽视天下的气概,凌厉的山风吹到脸上,也令我们这些埋头书斋、不计实事的博士生应然而生一种心怀天下、顾念苍生的怆忧之感。待到众人将手中之灯火汇集一处拼接成为一个太极图时,烟花飞舞处,则呈现了一种普天同庆之欢欣。我们在烟花的烟雾与碎屑中尽情舞蹈、欢腾,仿佛进入了醮斋所引领的那种灵魂出神、存思百官的出神状态。伴随着《薪火相传》的歌声,我们的笑脸洋溢在脸上。而回到酒店之后,看到茶几上摆放的水果与食物,一瞬间为主办方的这种细心打动。
    第二天,由于东张西望、一无所长、四体不勤、五谷不分,遗憾于文艺汇演失之交臂。吃过啤酒鸡。偷得浮生半日闲,于是又回到昨日的水榭,在一样的恬静中度过了一个下午。

    晚上的文艺晚会在一处有戏台的院落里,十分舒服和温馨。不管是台上表演的还是台下的观众,大家都拿出十足的精神,异常捧场。最终全场齐唱的《薪火相传》,将晚会推上了高潮。不得不说,一瞬间有了一种《难忘今宵》的气势,于是知道,这旅途终究已经是要结束了。
    最后一天闭幕式上的环形座次,体现出主办方虚心商讨的诚意,也让我们的心更紧密的相连在一起。在大家热烈的建言献策环节,句句透露着对海南省的热爱、鞭策和对玉蟾宫的眷恋之情。当然对于商讨的内容则是让我诚惶诚恐自忖无德无能、不谙世事,竟也要厚着脸皮为海南省的发展“出谋划策“,不可谓不惶恐。对于提供发言机会的玉蟾宫,则有了更深一层的感激。
    下午来到琼海,在海滨踩踩沙喝喝茶。晚饭在海港边的餐馆最后品尝了一次海南海鲜,当晚大家都在酒精作用下喝的微醺,彼此之间诉的真情都流露得淋漓尽致。

    第二天一早就要启程回京,早上起了个大早与二位友人去海边看海上日出。其实最后两天阴云渐去,海南固有的炎热之气又回到了这个美丽的小岛上,但不知为何竟然没有见到日出。太阳被掩翳在清晨厚重的云彩下了。踩在沙子上看着早光下的海水,有一种令人非常舒服的青绿色,同行友人说这可以称之为莫兰蒂色,我不知是哪几个字,随意而敲打使得几个字如同云层之后恍兮惚兮的炎日。人生总有不能如意的遗憾,但抛弃文字语言还留藏在我记忆中的,除去这几日欢乐的时光、头汤的略带酸涩、湖边水榭的倚靠,也便仅有这日清晨那满目舒适的海水的颜色。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更多南宗咨询敬请关注公众号“南宗道教”(zgnzdjw)。

南宗知乎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