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蟾真人全集》中册——玉隆集(卷二)

来源:玉蟾宫南宗文化研究室 2017-06-28 08:52:34

 
 
听赵琴士鸣弦
 
我寻屏迹到猿啼,云满山前花满溪。
高峰壁立七十二,风生两腋天可梯。
练师两鬓东风黑,绀天不流月光白。
檐牙咬雨昨已晴,松幄张空夜琴瑟。
兴浓抱石玄以轻,得意七弦横玉绳。
膝头指弄响玲玲,灿然夺目三十星。
初如雨滴芭蕉夜,久坐梧桐猿啸罢。
宛然幽涧听鸣泉,偶杂修篁戛清夏。
先疑易水渡荆轲,已转似劝无渡河。
美人金帐别项藉,壮士铁笛吹孟婆。
不然双雉两南北,或者妇牵苏武服。
弦中何似湘妃怨,指下为甚昭君哭。
又非床下感蟏蛸,更非胡笳叫晚秋。
自然雁声下遥塞,忽觉蝉噪过南楼。
君休弹终我畏听,满怀今古兴亡病。
苍梧云愁虞舜远,鼎湖云出轩辕冷。
一声一声复一声,不管世间银发生。
弹尽天涯夕阳影,又向山中弹月明。
胡长卿,去已久。韩飞琼,无此手。
玉帝闻未曾?人间空白首。
柳花霏霏满江城,城外海棠红泪倾。
恐君余思更未已,为我春昼闻晴莺。
 
赠方壶高士
 
蓬莱三山压弱水,鸟飞不尽五云起。
紫麟晓舞丹丘云,白鹿夜啮黄芽蕊。
浩浩神风碧无涯,长空粘水三千里。
中有一洞名方壶,玉颜仙翁不知几。
上帝赐以英琼瑶,缝芝缉槲佩兰芷。
戏吹云和下朱尘,还炼五云长不死。
丹砂益驻长红容,玉石弗砺愈白齿。
醉飞罡步蹑星辰,时把葫芦梏鬼神。
早曾探出天地根,寸田尺宅安昆仑。
安知我即刘晨孙,不复更觅桃花源。
或者即是刘戽身,岂复别寻会仙村。
一闭目顷游六合,坐里汗漫诣浑沦。
何必里粮圆峤外,宁又远泛阆风津。
云屏烟障只笑傲,烟猿露鹤与相亲。
君不见,刚风浩气截碧落?
上严天关九屏恶,俯视万方万聚落!
丝长岁月能几时,米大功名安用为?
不将世界寄一粟,便请芥子纳须弥。
初从螺江问草屦,已判此身轻似叶。
及其流湘过衡岳,一笑江山阔如楪。
如今坐断烟霞窝,已诵东皇太乙歌。
不作竹宫桂馆梦,奈此四海黄冠何。
夜来坐我酌桂醁,不敢起舞宾云曲。
何年踏踏去方壶,我欲骑风后相逐。
 
赠蓬壶丁高士琴诗
 
瓠巴骑鲸上天去,伯牙成连亦千古。
浅世断无钟子期,弦中妙意为谁举。
春风春雨满潇湘,人在蓬窗闭竹房。
竹里鹃啼喉舌冷,花间莺宿梦魂香。
客从漓沅下衡岳,满怀诗愁无处著。
请君拂去水晶尘,瀹茗一了怃然作。
道人问予若为情,伊弦凄兮予莫听。
一春十病九因酒,三月都无二日晴。
挽首沉吟声一曲,吟狙一罢捻拨续。
初如雪泉漱鸣玉,已转忽如雨簌簌。
于中亦有蟠蛸鸣,倐忽变作冷猿声。
始疑荆轲渡易水,乃是湘妃夜涕零。
昔从抚断南风了,羑里幽人始能晓。
可叹坛中苦杏花,山高水寒即声杳。
道人此意非人间,笑咏洞章锵佩环。
能令凤舞下丹汉,云里大地垂头看。
世间鸡虫互得失,只好牧羊坐花石。
何为儿女谩眤眤,候虫时鸣徒戚戚。
输君朝朝在翠微,鹤已睡去人不知。
笑思古今一俯仰,弹到千山月落时。
        君知否,梧桐枝上双燕语,尽将万事等风絮?
琴中日月何翛闲?肯使事逐孤鸿度。
 
 
 
南岳九真歌题寿宁冲和阁
 
笑携魏王大瓠落,往观洞庭张帝乐。
醉骑八风访广漠,九天之上无南岳。
我寻九真诮冥漠,乱云深中涌楼阁。
玉帝昔诏陈兴明,双童前吹紫鸾笙。
尹君道全骖后尘,先殿后卫森火铃。
皓首惠度甚姓陈,却立虹桥叫霜鹰。
施友灿然索天笑,露冷松寒月华皎。
无人为呼张法要,万山猿啼夜虎啸。
张复有若如珠少,炼得身形成鹤瘦。
我今只忆徐灵期,漱炼华池灌玉芝。
天柱峰头凤郁郁,旦旦黄芽饲白龟。
玉仙灵舆昔无期,想跨九凤衣羽衣。
香火在帝去已久,玉笥亦九门亦九。
坛上仙翁何仙良,为问渺茫再来否?
朝粤莫梧傥可到,泠然来此仝楼居。
 

本文为中国南宗道教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南宗知乎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