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蟾文化 > 正文

古代中国简明蛤蟆崇拜史

来源: 2017-03-29 11:11:56
    中秋节的时候作者曾经说过,历史上最著名的一只蛤蟆,就是嫦娥,大家都以为嫦娥长这样:


   其实长这样:
 

    我们平时说中国的历史,上下五千年,然而看看考古资料就会发现,先民对于蛤蟆的崇拜,差不多8000年前就开始了。话说辽宁阜新,有一个叫查海的村,本来是个平淡无奇的地方,直到1982年,发现了距今大约8000年的村落遗址,里面出土了一些陶器,其中一件就长这样:


    没错,这就是一只蛤蟆。能被先民塑造在器物上的动物,往往都会是其崇拜的对象,8000年崇拜蛤蟆的历史,就这样拉开了序幕。其后的岁月里,崇拜蛤蟆之风,盛行于这片土地的各个角落。


    这个陶盆出土于陕西临潼姜寨遗址,距今差不多6000多年了,是仰韶文化的一件代表作,也是我们现在发现的最早的蛤蟆纹(当然我们一般称之为蛙纹)。仰韶文化的陶器,随着年代的变化,我们能够看到先民对于蛤蟆,是越来越热爱的。而其后的马家窑文化,则将这种热爱推向了一个高峰。
    现存的马家窑文化的陶器中,可以看到数量十分巨大的蛤蟆纹饰,而且造型越发生动可爱:



 

    更重要的是,5000年前的马家窑先民,已经开始玩儿现代艺术了。马家窑期彩陶的蛙纹,已脱离了前期写实的风格从而过渡为一种高度图案化的蛙纹。蛙纹一般画在碗或盆的内壁,画工有意识地将蛙的身体画成圆形并置于正中,加上四肢和头尾,使整个画面显得匀称和谐。
    而且有的陶器上面,蛤纹与人纹互相交错,一面画人,一面画蛤蟆,或者是人头蛤身,典型的就是一个原始神像。



    那么这种神像有名字么?还真有,名字就是:女娲!事实就是,女娲最早的形象就是女蛙,先民为啥这么崇拜蛤蟆呢?很简单,繁育能力强,巨能生。
    当然,我们还是要说说马家窑人们的当代艺术,马家窑人民玩抽象 ,结果还真是玩出了花样。


 

 
    有一个很重要的理论认为,最早的龙纹,就是基于蛤蟆崇拜产生的,所以说,我们既可以说自己是龙的传人,也可以说自己是蛤的传人……蛤的传人这个说法,至少在春秋战国时期还很是流行。《国语·周语》里面说“我姬姓出自天鼋”,意思很明确,我们大周王室姬姓,出自天鼋一族。《说文解字注》说“鼋黾,蛤蟆属”。那天鼋又是哪个部族的象征呢?查一下就知道,是轩辕黄帝部族的图腾。我们发现的西周青铜器里面,就有不少“天鼋”字样的铭文。
    事已至此,我们关于祖先最重要的三个说法,女娲造人、龙的传人、炎黄子孙,清一色指向了蛤蟆……所以,我们不但是蛤的传人,还是蛤的子孙……
    而且不仅仅是中原地区,上古时期的蛤蟆崇拜简直是到处开花。从江浙,到两广,再到蜀地,到处弥漫着蛤蟆崇拜的气息。以至于在甲骨文里,都发现了这样的话:
    己未,宅八黾,芻跖,自学圉(语)。
    翻译成现代汉语,意思就是
    贞问:己未日,洞中的蛤蟆张开大口,蹲在石头上,自在地歌唱?



    可能有人就觉得奇怪了,蛤蟆为什么也要拿来占卜?后人的文献给了我们线索。蛤蟆是两栖动物, 与水有密切关系。它的肺小而薄, 需要体腔帮助进行呼吸, 常随着空气中水蒸气的增减变换叫声。于是在人们心目中, 蛤蟆充当了晴与雨的使者, 成为与农耕环节发生感应关系的自然灵物,所以,先民祈雨的时候,就时常需要蛤蟆来祭祀。西汉董仲舒《春秋繁露·求雨篇》记载,“早时取五蛤蟆置方池中,进酒、脯祝天,再拜请雨。”焦赣在《易林·大过》里也提到“ 蛤蟆群坐, 从天请雨, 应时辄下, 得其愿所。”而在有些地区,因为蛤蟆的这一特质,甚至是被当做雷神的子孙。
    在古人的信仰中,生殖和雨水之间存在某种神秘联系,阴阳和谐,才会降雨,因此求雨则与性有关联。董仲舒在《春秋繁露》中曾反复论述了地方政府在四季求雨时的必备仪式,其中就有: “令吏民夫妇皆偶处” ,直到“起雨为止”。随着历史的发展,对蛤蟆的膜拜,最后归结到了月亮上。这就是最开始说到的嫦娥奔月的故事。现在我们说嫦娥奔月如何凄惨,其实那故事在当年全然不是这么一回事儿。东汉著名科学家,蛤蟆崇拜者张衡,在他的书《灵宪》里把这事儿完整地说了一下:“嫦娥,羿妻也,窃王母不死药服之,奔月。将往,枚占于有黄。有黄占之曰:‘吉,翩翩归妹,独将西行,逢天晦芒,毋惊毋恐,后且大昌。’嫦娥遂托身于月,是为蟾蜍。”这故事很清楚地说,这个嫦娥,是羿的妻子,品行不好,听说西王母那里有不死仙药,就偷吃了,然后就飞到月亮上去了。结果没想到,变成了一只丑蛤蟆。更好笑的是,嫦娥上去之前找人算了一卦,这先生大约是个骗子,居然得出的结论还是“大昌”。而且嫦娥上天变蛤蟆之后,也算是“位列仙班”了,成了西王母仙班的一员,那她作为一个蛤神,平时都干些啥呢?


跳舞

捣药
 

    那嫦娥从一个大姑娘,怎么最后就变成了蛤蟆而不是其他的什么?原因就在那长生不死药上面,古人认为,蛤蟆就是长生不死的象征。
    晋葛洪《抱朴子·内篇·仙药》里面说:“肉芝者, 谓万岁蟾蜍, 头上有角, 颔下有丹书”;服之可“令人身安命延, 升为天神, 遨游上下, 使疫万灵, 体生毛羽, 行立至” 。《本草纲目》卷四十二也说:“蟾蜍千岁, 头上有角, 腹下丹书, 名曰肉芝, 能食山精。人得食之可仙。术家取用以起雾祈雨, 辟兵解缚。”那为什么古人会有这样的观念呢?是因为蛤蟆天冷了要冬眠,开春的时候再复苏。古人就以为这就是蛤蟆在不断地死而复生,长生不老。蛤蟆续命,不是一秒一秒的续,而是一年一年地续。
   不过,将蛤蟆和月亮关联在一起,不是汉朝时开始的,先秦时期就已经存在。屈原就说“夜光何德,死则又育?厥利维何,而顾菟在腹?”顾菟是什么?就是蛤蟆,这里面就是在讲月亮里面有蛤蟆,这是古代江南地区一度秉持的观念,直到马王堆时代还有流传。






    而汉朝人对于蛤蟆崇拜的“贡献”,应该是“吃”。汉代以前的文献,没有官方食蛤的记录,而汉代食蛤而且用来献祭宗庙。东方朔的传记里面就有记载,而霍光的侄孙霍山甚至因为这事儿,把脑袋都混丢了。
    既然蛤蟆和月亮挂了勾,那么也就必然会和阴阳扯上关系。因为在阴阳学说中,月亮是极其重要的“太阴”。在古人阴阳五行观念的框架中,太阳和德同属,月亮和兵刑同属,兵属阴气,若想造出锋利非常的兵器,在铸造时要把握好阴阳的比重。如王粲《刀铭》就说: “相对阴阳,制兹利兵。”而铸造的最佳时机就是月食之日。《汉书·韩延寿传》记韩延寿“取官铜物,候月蚀作刀剑钩镡,仿效尚方事。”月为阴,月食是因为阴被阳侵蚀,月食之日,阴刑气最弱,而阴中之阳则盛极,这个时候铸成的兵器也便具有了阴中之阳的品质,能克制普通的阳气不盛的兵器。
    而这一切又和蛤蟆有什么关系呢? 汉代刘向在《五经通义》里说过: “月中有兔与蟾蜍,并月阴也。蟾蜍,阴也。而与兔并明,阴系于阳也。”蟾蜍和兔同为月阴,但蟾蜍是阴中之阳,月食是蟾蜍的阳性侵蚀了月亮的阴性所致,所以《淮南子》说: “月照天下,食于詹诸(蟾蜍)。”月食之日造兵最佳,是因为这个时候铸成的兵器吸取了阴中之阳,也就是吸取了蟾蜍的阳气。反过来说,代表阴中之阳的蟾蜍具有克制阴气的力量,因而能克制属阴的兵器。
    而这种阴阳也运用到了中医上,《抱朴子》里说:“黄帝经有《虾蟆图》, 言月始生二日, 虾蟆始生, 人亦不可针灸其处。”不知道欧阳锋练的蛤蟆功,跟这个有没有关系。
    到了汉代,中国的蛤蟆信仰就已经基本定型了,再往后则是后续的发展,一直到后来,蛤蟆仍然是吉祥的象征。唐张读《宣室志·李揆》记载:“李揆乾大中为礼部侍郎,尝一日昼坐于堂之前轩。忽闻堂中有声极震,若墙圮。揆惊入视之,见一只虾蟆俯于地,高数尺,魅然殊状……即命家童以巨缶盖焉。有解曰:‘夫虾蟆者,月中之虫,亦天使也。今天使来公堂, 岂非上帝以密命付公乎?’……后数日,果拜中书侍朗平章事。”这就是见蛤蟆升官的例子。蒲松龄也在《聊斋》里面提到过“江汉之间, 俗事蛙神最虔, 祠中蛙不知几百千万, 有大如笼者。”。而直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有学者记载“湖南麻阳城有江西帮商人, 共立一庙, 庙祀许仙。守庙的于每年第一次看见绿黄色背有肉瘤的大蛙, 说是他们的祖神许仙来了, 就要演戏。”
    再往后,因为“建国以后动物不准成精”,所以本文到此,戛然而止。

    
声明:本文为原创,首发于个人微信平台“爻乂爻”。

南宗知乎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