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宗道教 > 正文

南宋一代道法宗师——白玉蟾

来源:中国南宗道教网 2017-11-13 11:50:01

《道藏精华》白玉蟾真人像

 
白玉蟾,南宋著名道士、道法宗师。出生于琼州(今海南省),姓白,名玉蟾。字如晦、紫清、白叟,号海琼子、海南翁、武夷散人、神霄散吏。他既是南宗道教的实际创始人,也是一位杰出的诗人、书法家、养生家、思想家。
 
《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卷四十九记载,白玉蟾之名是因梦而起。据说,他母亲怀孕时,梦见一物如蟾蜍,生下来之后,就取名“玉蟾”。他生于宋光宗绍熙五年(公元1194年),于元至元二十一年(公元1284年)谢世。

白玉蟾禀性聪慧,少年时即熟悉《诗》《书》《礼》《易》《春秋》《道德经》《阴符经》等古代经典,能诗赋,工书画,曾参加“童子科”考试,得到时人称赞。他自小有大志,但并不像一般儒生那样走仕途之路,而是追求道家生命完善境界。青年时代,白玉蟾即获丹道大师陈楠秘传。此后,他历游罗浮、龙虎、天台、武夷诸名山,汲取天地灵气,修炼周天丹法,领悟奥妙,神功渐进。他探索内丹之学,精通天地雷法,据说能够通过特殊符号法术,引发掌心雷,驱除妖魔鬼怪。有史料证明,大名鼎鼎的济公曾拜白玉蟾为师,学习了许多道教秘术。

白玉蟾在南宋时期名声就很大,跟随他学习的人很多。为了弘播道法,白玉蟾注重道风建设,他撰写了《道法九要》,奠定了南宗道教的规章戒律。他爱国爱教,以医术救人,以善行感人,以道法度人,推动了南宗道教发展。

晚年的白玉蟾隐居海南定安的文笔峰修道传教,他常在峰顶步罡踏斗,感通天地风雷。至今文笔峰顶上有大脚印,相传就是白玉蟾步罡踏斗嵌下的足迹。


在长期修道传教过程中,白玉蟾撰写了大量著作。为了让皈依弟子领悟老子的思想旨趣,他用精炼的语言注释《道德经》,颇受后人赞赏。此外,白玉蟾还留下大量诗文作品与经典注疏之作。其内容包含了修身养性、人格完善、社会教化、医学养生、生态伦理、文学艺术、历史政治、风土民俗等多方面内容,具有重大思想价值、文献价值。著名学者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记载,玉蟾羽化谢世后,其弟子彭耜、留元长等曾编有《白玉蟾诗文集》四十卷。该书刊刻于南宋嘉熙元年(公元1237年),可惜已经失传。现存最早的白玉蟾著作是建安余氏于元代刊刻的《琼琯白玉蟾武夷集》,凡八卷。

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第十七子、宁王朱权编纂了《海琼玉蟾先生文集》,该书刊刻于明正统七年,其正编六卷,续集二卷,附录一卷。《四库全书未收书目提要》曾予以著录,名曰《重编海琼玉蟾先生文集》,今存于国家图书馆、吉林省图书馆。朱权并非简单地翻刻前人编纂的白玉蟾文集,而是重新予以梳理编校。最值得注意的是,该书将《上清集》《玉隆集》《武夷集》收入其中,是明代相对比较完善的刊刻本。

 

清乾隆本《武夷山志》白玉蟾真人画像及诗赞
 
朱权之后,随着金丹派南宗影响力的扩大,道教界与学界更加重视搜集、整理白玉蟾的著作。明代正统十年(公元1445年),第四十三代天师张宇初奉朝廷之命,负责编纂《正统道藏》;张宇初仙逝之后,其胞弟张宇清继续其未竟之业,终于在正统十年完成《正统道藏》的编纂与刊刻工作,该大型丛书按照老子《道德经》“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的精神,将各种道门著述分为“三洞、四辅、十二类”。在“洞真部·方法类”,收有《修真十书》,其中包括了白玉蟾的著作《上清集》《武夷集》《玉隆集》三种。此外,《正统道藏》“正一部”收有三种白玉蟾著作,即:《海琼白真人语录》四卷,南宋彭耜编;《海琼问道集》一卷,题白玉蟾述、留元长编集;《海琼传道集》一卷,题洪知常编集;“洞神部·玉诀类”收有《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注》一卷,题南宋道士白玉蟾分章正误、元终南山道士王元晖注;《正统道藏》“洞真部·玉诀类”收有《九天应元雷声普化天尊玉枢宝经集注》二卷,题海琼白真人注、祖天师张真君解义、五雷使者张天君释、纯阳子孚佑帝君赞,此书注文部分应是出自白玉蟾,而其后的“解义”“释”“赞”的部分当为神坛扶乩降笔文字。另有《金华冲碧丹经秘旨》二卷、传一卷,题海琼老人白玉蟾授、三山鹤林隐士彭耜受、南宋孟煎编集,见于《正统道藏》“洞神部·众术类”。考《正统道藏》“正一部”所收《道法会元》卷一,载有《道法九要》,题琼琯先生白玉蟾编;《道法会元》卷一百四十七至一百五十三收有《洞玄玉枢雷霆大法》,其篇首《事实》叙说源流,称其出自白玉蟾传授,故该篇亦可视为白玉蟾之著述。从这些情况看,《正统道藏》所收白玉蟾的著作已有不少,只是分散于各分部中,查找起来不太方便。

明清之际,民间对于白玉蟾著述的搜集、整理、刊刻工作相当重视。嘉靖十二年(公元1533年),海南学者唐胄编纂刊行了《白玉蟾海琼摘稿》十卷;万历年间,有《新刻琼琯白先生集》行世,此书有八卷本、十二卷本、十四卷本三种版本。明代中后期,陈继儒编纂《宝颜堂秘笈》,收书二百余种,其中有白玉蟾注《道德宝章》(又称《蟾仙解老》)一卷。万历四十三年(公元1615年),潘是仁编辑、刊行《宋元诗》四十二种凡二百零八卷,其中收录《白玉蟾诗集》九卷。清代康熙年间,白玉蟾所撰《道德宝
章》收入清政府官修的《四库全书》中。此书因有元代大书法家赵孟頫书写,流行相当广。乾隆五十七年(公元1792年),海南学者王时宇根据以往各种白玉蟾著作文集予以重订,编成《宋海琼白真人诗文全集》,以“稽古堂”名义刊行,这是清代有关白玉蟾文集最为完备的本子。
 

《宝颜堂秘笈·蟾仙解老》(部分)
 
清光绪二十七年(公元1901年)成都二仙庵重刻《道藏辑要》《道藏辑要续编》,其中有白玉蟾授、龙眉子述《金液还丹印证图诗》一卷;白玉蟾撰、谢显道辑《海琼白真君语录》一卷;白玉蟾章句、程以宁阐疏《太上道德宝章翼》二卷以及《琼琯真人集》等。民国六年,朱孝臧编纂的“强村丛书”收录了《玉蟾先生诗余》一卷、续一卷。

1949年到1979年这个阶段,由于种种原因,大陆的古籍整理处于极不正常状态,有关白玉蟾著作的搜集、整理也完全停顿;不过,在台湾却没有间断。1969年,台北自由出版社出版了《白玉蟾全集》影印版;1976年,台湾成立了“宋白真人玉蟾全集辑印委员会”,刊印了《宋白真人玉蟾全集》。1989年,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出版《丛书集成续编》,其中有影印本《玉蟾先生诗余》。这些著作的刊行,为人们了解和研究白玉蟾的思想与文化贡献提供了方便。

1980年开始,随着改革开放春天的到来,道教组织逐渐恢复,其文化建设也随之兴旺起来。在这种背景下,中国大陆也注意白玉蟾文集的重新整理。2004年1月,朱逸辉主编的《白玉蟾全集校注本》由海南出版社出版;2006年6月,周伟民、唐玲玲、安华涛点校的《白玉蟾集》上下册,收入“海南先贤诗文丛刊”,由海南出版社出版;2013年9月周全彬、盛克琦编校的《白玉蟾全集》由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2013年10月,盖建民辑校的《白
玉蟾诗集新编》以及《白玉蟾文集新编》,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这四种著作集的相继问世,反映了学术界与道教界对白玉蟾的极大关注,对于文化传播而言有一定的意义。
 
近20多年来,已经出版的数种关于白玉蟾的著作集,大多是打乱历史上原有的架构,从体裁着手,予以归类编排。这种做法固然有方便的地方,但却难于保持内容上的前后联系。

白玉蟾真人草书《足轩铭》局部

 
因此,我们此次重编《白玉蟾真人全集》,主要考虑三个因素:(1)内容上的前后连贯;(2)保持历史原貌,原来已经成书的就将其按照历史顺序编排。(3)尽可能收编完整齐全。

根据以上思路,我们将搜寻到的白玉蟾著作分为三大部分,每一部分编为一册,凡上中下三册。上册主要收入白玉蟾注经、解经、论经、讲道之文,部分丹法秘图。此外,本部分还收入原杂录于《道法会元》以及各种县志等书籍中的白玉蟾著述。分为“真言”“妙旨”“丹决”“经论”四个模块。中册主要辑录《道藏》等丛书所收白玉蟾最早的文集,如《玉隆集》《上清集》《武夷集》《海琼白真人语录》《海琼问道集》《海琼传道集》,其文体较为多样,或为诗赋,或为传记,或为论说,作者往往就一个事件以多种方式论述、叙说之。此次编纂,保留了这些在历史上流传较广的文集面貌,故以“存朴”二字概称之,示其古风犹存也。下册内容主要为诗辞歌赋、序跋、偈颂。按照内容与形式兼顾的思路,将之分为“仙游”“乐友”“颂先”“风咏”四个模块。与上中两册相比,下册所收录的作品更具文学性。然文以载道,虽为文,实以蕴道也。最后,本册将众多文献中记载白玉蟾的各种资料,包括传记、交游以及著述出版情况、提要等作为附录,以方便读者了解白玉蟾真人的生平活动以及社会影响。

本次白玉蟾真人文集的编撰采用了尽可能还原历史本貌、文体与内容相合的分类方法,这与传统白玉蟾文集按文体分类进行整理的方法有很大不同。之所以采用这样的方法,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采用传统文体分类法的白玉蟾文集已有多种行世。二是因为想尽可能保存白玉蟾真人文章内容的完整性。比如白玉蟾有一篇文章,叫《棘隐记》,在早期行世的《上清集》中,文后紧跟一诗“题棘隐壁三绝”,读者看到此处,自然了解到玉蟾真人当时对刘妙清棘隐庵不仅有记,而且有诗,诗文同读,更能了解当时情状。而以往按照体裁分类的文集中,诗与记非一类,因此便被生硬割裂为两地收录,虽亦不缺失,但文章气势、内涵的完整性未免遭到破坏。再如《上清集》的跋文,按原集收入,则跋文可附于集末,读者看完全集之后,再读跋文,登时对文集之来龙去脉有一印象深刻之了解。而按体裁分别收录的全集中,则跋文与文集内容全部分离,甚至文集自身的面貌亦不可一见,对读者而言,无论是了解跋文,还是诗文自身,都难免有所隔阂。这样的情况并不是少数,因此,这次收录才大胆采用了这样的分类方法。希望能通过对历史文集原貌的保存,让读者更好了解白玉蟾文集在历史上的传行情况,以及更深刻理解玉蟾真人的真言、真心、真意。

南宗知乎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