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宗道教 > 正文

一人之下:道教思想塑造国漫巅峰大作

来源:腾讯道学 2018-01-21 12:14:36
从“神仙打架”的代表《封神演义》,到仙侠小说的巨作《蜀山剑侠传》,再到《太极张三丰》,亦或《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道教从古至今为中国的文艺作品提供了大量素材。
 
这其中有些作品因为“出格”的改编,对道教甚至造成了一些让人哭笑不得的影响。而在过去的两年多的时间里,有一部漫画真真正正吸引了道教人士的注意力,这就是《一人之下》。
 
《一人之下》(资料图)
 
上士无争,上德不德
 
道教的绝大部分功法,实际上都是内练的功法,外在看起来平淡无奇。
 
文学作品为了能让人进行直观地感受。往往用了外化的处理,武功即是一个被普遍运用的手法。
 
《一人之下》并未摆脱这个窠臼,比如“金光咒”或者“奇门遁甲”都以武功的形态表现出来。但这部作品异于其他的因由在于:它让道教的思想成为了整部作品的灵魂。
 
上士无争(资料图)
 
作品塑造了一系列纷繁复杂的命运线,将所谓的“正邪”两派卷入其中,而又极大地模糊了其中的界限,颇有些“制邪之道如何?师曰:‘但修己以正,立可制矣。’”的味道。
 
但单独从每个人对自己内心的审视来看,都觉得自己是“修己以正”,所以才会有绵延了几十上百年的纷争。
 
《清静经》里讲到“上士无争,下士好争;上德不德,下德执德。执著之者,不明道德。众生所以不得真道者,为有妄心”,这在《一人之下》的众生相中得到了最直接的体现。
 
给你选,而不是替你选
 
故事的主线,是男主角张楚岚由被动而主动,为了探究“甲申之乱”及其祖父的真相而引发的一系列大小事件。直到目前在这个少年身上所表现的,就是一种“既著万物,即生贪求;既生贪求,即是烦恼;烦恼妄想,忧苦身心”的状态。
 
所以漫画中身为道士的王也才会以“欲既不生,即是真静。真常应物,真常得性。常应常静,常清静矣”来对张楚岚进行劝诫。
 
人文关怀(资料图)
 
这种“给你选,而不是替你选”的表达,恰恰就是道教对于人与命运关系的态度的一个最直白的写照。
 
道教的人文关怀,既可以是“堂堂正气”的热烈,也可以是“最大限度尊重你自己”的冷冰冰,这样的魅力被《一人之下》很鲜活地表达了出来。
 
对“金光咒”和雷法的处理得当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点是《一人之下》对于道教元素在细节上的处理,非常到位。比如男主角的“金光咒”,强调了是“护体神功”。
 
这其实对应了金光咒本身对于道众的最基本功用:保护修炼者的身心。而金光咒中的“内有霹雳,雷神隐名”,也能够让主人公的金光咒和雷法两种功法有一种非常自然和循序渐进的过渡。
 
人身与天地合其体(资料图)
 
作者对于雷法的处理,尽管也离原本的雷法相去甚远,但是对于雷法修炼的介绍,也还能符合道教祖师“人身与天地合其体,太极合其变。天地五雷,人本均有。是性无不备矣。”这一对于雷法修行的基本态度,这也就能够让读者不至于对雷法产生原则上的误区。
 
最后,无论是修炼金光咒还是雷法,都要做到“一念不生,万物俱寂”。显然男主角在这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也就让我们对于接下来的故事充满期待。
 
对能力与门派做精心设计
 
再比如故事中能力与门派的对应,作者也是做了精心的设计。比如内丹与出阳神和全真派的对应;雷法与正一派的对应;太极与武当的对应;符箓与茅山上清派的对应。尤其是茅山“上清派”这个称呼,事实上是对以南岳夫人魏华存为祖师的茅山一脉在历史上最为正统的称呼。这也充分说明了作者在这方面的严谨性。
 
“清浊”兼具的女性角色
 
此外,还有一点值得关注的是对于女性角色的设计。以往的道教类文艺作品,缺乏极其鲜活的女性角色。多得是人为设计的“傻白甜”或者“妖冶淫邪”。而《一人之下》的女主人公冯宝宝,以及其中一段故事的核心人物之一——陈朵的设定,都打破了这样的局面。
 
鲜活的女性角色(资料图)
 
《清静经》里说:“夫道者,有清有浊,有动有静。天清地浊,天动地静。男清女浊,男动女静。”既往的作品在塑造“天清”和“男动”方面有许多成功的例子,而《一人之下》则在塑造“地浊”和“女静”方面非常有开创性。
 
道教的阐述用词,从来都不是简单地能够以所谓的“价值判断”或“是非判断”来衡量的。清净之旨,我们可以看到清也要去对应动,而浊也会去对应静。
 
比起诸多男性角色,冯宝宝这个女主角,显然更符合“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自然六欲不生,三毒消灭”的状态,比几乎所有的男性角色还要“清”。
 
遣其欲而心自静(资料图)
 
但同时她又是所有纷争和未解之谜的钥匙,最深刻地卷入其中,亦不排除最后成为最大的“反派”,这又是一种“浊”。所以这样的塑造,深深地契合了道教的精髓,也是这部作品的灵魂与魅力所在。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一人之下》这部作品,对于道教元素的运用,是非常成功的。这部作品现在能达到这样的关注度,也绝不仅仅是因为内容在紧凑中又“接地气”和接连不断的“包袱”。
 
也因为非常恰如其分地发掘了道教这一中国本土宗教的文化。让读者在阅读和观赏之时有一种“归属感”。
 
东郭子问于庄子曰:“所谓道,恶乎在?”庄子曰:“无所不在。”事实上也就是这样一个道理。


更多南宗咨询敬请关注公众号“南宗道教”(zgnzdjw)

南宗知乎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