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宗道教 > 正文

道教信仰中的三尸:惑乱人性造梦寐 庚申修道祈长生

来源:腾讯道学 2018-04-01 14:17:31

三尸,又名三虫、三魂。按照道教的信仰,所谓三尸,实为魂魄鬼神之属。《抱朴子内篇·微旨》:“三尸之为物,虽无形而实魄灵鬼神之属也。欲使人早死,此尸当得作鬼,自放纵游行,飨人祭酹。”
 

三尸如何影响人的情志
 

三尸居于体内,他们与人的情志活动关系非常密切。正一真人祖天师张道陵曰:“夫人身有三魂,一魂主命,一魂主财禄,一魂主灾衰。又曰,一魂居直本属宿宫,一魂居地府,一魂居形内,七魄常居内而不散也。所谓魂属阳,动以生也;魄属阴,静镇形也。若本命之日,魂神降体,就尸合同,瞻视形容,衰败壮健。三魂循环,归降不绝,则生人安稳,灾病不生矣。若於其日清净身心,不酒不色,着新洁衣裳,焚香习善,更於其日眠睡少时,即魂与魄合,阴与阳并,道炁内隆,命根坚固。若於其日嗜酒及色,昏乱形体,则魂当归时,去身三步之远,取合不能,秽恶冲射,魂复而往,若三度昏乱,魂不合魄者,则阳衰而阴旺,魄灵得其便矣。夫魄者,阴之化也,常欲得魂不归身,不归则魄灵与阴鬼交通,阴与阴合,则五鬼旺矣,致使游魂众恶,令人躭睡不醒,五体迷乱,灾病俱生,将至於死。凡魂归而不能合体之时,魂悲而泣,魄灵踊跃,而舞笑而歌曰:归无我舍,归无我舍。所以五鬼侵室,而三尸狂荡矣。三一不守,真宅虚空。”(傅洞真《太上玄灵北斗本命延生经注》卷下)可见三尸也就是魂魄,魂魄失常则多梦多病,魂魄安宁则身心康泰。
 


人在白天,神魂一般都能正常的活动,所以既不睡眠,也不做梦。但是到了夜间,由于三尸变化无方,它们既可以厉鬼的面目出现,制造恐怖气氛,又可以变化为人形,诱惑人的欲望,从而使人意乱精迷。意乱精迷的结果,首先是人耽于睡眠,进而人的神魂则会“造作梦寐”,并在梦境中出现“颠倒非常”的事物或情境。比如,妻子本来无病无灾,梦者则可能梦见妻子困病死丧;祖先的墓冢本来好好的,梦者则可能梦见被人挖掘,以致尸骸狼藉。
 

又比如,梦中可能出现“鸟豕千状”“虫蛇万端”的景象,它们在现实生活中是根本不存在和根本不可能的,所以说“颠倒非常”。还有一种情况,就是三尸自身夜间在人体内的各种活动,也会使迷乱的神魂“造作”梦象。据说,一个人如果忽然梦见盖房子、筑篱障,那是由于腹内中尸之虫互相挤在一起而造成的。一个人如果梦见与女人性交,也是由于腹内下尸之虫相会而造成的。如此等等。这些梦象、梦境都是三尸在人体内胡作非为所造成的。
 

道教信仰中的三尸内涵:惑乱人性造梦寐,庚申修道祈长生

《三魂图》(资料图)

人为什么做梦,梦象为什么具有奇异性和虚幻性,做梦总有一定的原因。当人们对这些具体原因还说不清的时候,按照宗教思维的规律,便把它们具象化,所以就出现了三尸虫的说法。《说三尸》曰:“上尸名彭倨,好宝物;中尸名彭质,好五味;下尸名彭矫,好色欲。”为三尸立名,这是道教思维把想象中的三尸之虫进一步人格化。
 

在《太上三尸中经》我们看到,中尸“令人好做恶事,噉食物”,讲到食欲。又说下尸“令人下关骚扰,五情涌动,淫邪不能自禁”,亦明显属于性欲。《三尸三恶门》中,三尸分别被归于“色欲门”、“爱欲门”和“贪欲门”。在道教的信仰中,三尸代表人的三种恶欲是没有疑问的。正是由于三种恶欲作祟于人的神魂,人在睡眠中才会出现各种虚幻和怪异的梦象、梦境。剥开宗教的外壳,道教对梦因的这种解释,不正是讨论人们做梦的心理根源吗?
 

道教信仰中的三尸内涵:惑乱人性造梦寐,庚申修道祈长生

《七魄图》(资料图)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认为,梦的根源乃在于人的潜意识,在于潜意识中的“力必多”(Libido)。“力必多”是什么?力必多(libido)是指人类所有的本能力量或能量。精神分析理论的核心与精髓是本能(力必多)决定论,即人的一切行为,都是由人的本能决定的,都是在本能的驱使下,力必多的转移与分配的结果。当力必多能够持久、成功地转移并分配到本能所要达到的对象的时候,本能的内趋力得到了释放,快乐原则得以实现,焦虑随之解除,我们就可以感觉到快乐。我们把这样的状态,称之为健康。
 

当力必多的转移与分配持续受阻的时候,快乐原则无法实现,焦虑继续积聚,我们就会感受到焦虑、痛苦,我们把这时候的状态称之为病态、心理障碍。可见,力必多的转移与分配,是快乐、健康与否的关键,是精神分析理论核心的核心、精髓的精髓。正是在力必多性质上,弗洛伊德与荣格发生了分歧,弗洛伊德认为,力必多主要是由性和攻击性能量所构成,从性质上讲主要是性欲,而荣格却认为力必多是一种能用于延续个人心理生长的创造性生命力。
 

道教信仰中的三尸内涵:惑乱人性造梦寐,庚申修道祈长生

《三尸图》(资料图)

三尸虫中,下尸彭矫所表现的“好色欲”、令人“五情涌动,淫邪不能自禁”,同弗洛伊德的“力必多”何其相似!只是弗洛伊德不讲占有欲和食欲,而一味突出潜意识中的性欲。性欲在发梦中的作用,现在已经得到普遍的认同。占有欲和食欲在梦中到底有没有作用,现代心理学家恐怕要认真研究。我们认为,占有欲和食欲同样发挥着重要作用。在古今人类梦象、梦境的内容中,表现占有欲和食欲的梦例,并不见得少于表现性欲的梦例。由此可见,在道教三尸信仰的内在意蕴当中,的确涉及到梦的心理根源。虽然它采取宗教信仰的形式,其特别的思路自有其创造性、合理性和历史的价值。
 

根据道书的记载,三尸之作祟于人的神魂,都有具体的脏腑和部位。《说三尸所居法》曰:上尸彭倨居人头上,在泥丸宫中;中尸彭质居人心后,名曰中丹田;下尸彭矫居人下丹田,在小腹去脐下三寸。由于上尸藏匿在脑神所在的部位,并在夜间作祟于人的脑神,所以人才有贪财之梦。中尸藏匿在脾胃所在的中丹田,并在夜间作祟人的脾胃之神,所以人才有贪食之梦。下尸藏匿在左右两肾所在的部位,并在夜间作祟于人的肾神,所以人才有性色之梦。这样说来,人之做梦,或是脑神受到惑乱,或是脾胃之神受到惑乱,或是肾神受到惑乱。所以三尸信仰中关于三尸藏匿的部位与三尸作祟的脏腑,实际上讨论的是梦的生理病理基础。
 


三尸又名白姑、血姑、青姑,这也是具有特殊意味的。《中山玉柜经服气消三虫诀》:“虫有三名,伐人三命,亦号三尸。一名青姑,号上尸,伐人眼,空人泥丸。眼暗面皱,口臭齿落,鼻塞耳聋,发秃眉薄,皆青姑之作也。二名白姑,号中尸,伐人腹,空人脏腑。心旋意乱,肺胀胃弱,气共伤胃,失饥过度,皮癣肉焦,皆白姑之作也。三名血尸,号下尸,伐人肾,空人精髓。腰痛脊急,腿痹臀顽,腕疼经瘦,阴萎精竭,血乾骨枯,皆血尸之作也。”三尸之名三姑,明显是一种女性化。为什么要女性化?这是道教是要强调三种本能性欲望对于人的神魂的诱惑力,正像青年女性常使青年男性神魂颠倒那样。同时还隐含着另一层意味,即私欲,食欲同样具有性欲那样的诱惑力。
 

在道教的信仰中,三尸不仅迷惑人性,使人“造作梦寐”,而且借梦记人罪过,向天帝报告,使人遭殃和减寿。《太上三尸中经》曰:“人之生也,皆寄形于父母胞胎,饱味于五谷精气,是以人之腹中,各有三尸九虫,为人大害。常以庚申之日,上告天帝,以记人之造罪,分毫录奏。欲绝人生籍,减人禄命,令人速死。死后魂升于天,魄入于地,唯三尸游走,名之曰鬼。四时八节企其祭祀,祭祀既不精,即为祸患,万病竞作,伐人性命。”所谓“人之造罪”,包括白天与梦中的“造罪”,即梦者在梦中所表现的邪恶欲望和邪恶行为。因为三尸代表的三种恶欲,在人白天清醒状态之下难以作祟于人,而主要是在夜间睡眠状态之下作祟于人体的有关脏腑和神魂。本来这些罪过都是三尸作祟于人、迷惑人性所造成的,到头来又反归于梦者。
 

道教信仰中的三尸内涵:惑乱人性造梦寐,庚申修道祈长生

《二气俱盛见梦图》(资料图)

在道教的信仰中,梦为“三尸”所为。唐人段成式《酉阳杂俎》卷八曰:“道门言梦者魂妖,或谓三尸所为。”所谓“魂妖”,即指“三尸”。据说三尸藏匿于人体之中,作祟于人体有关脏腑和神魂,使人意乱精迷,因而睡眠中出现虚幻的梦象、梦境。《除去三尸九虫法》曰:三尸之鬼,变化无方,或现厉鬼,或假人形,能迷沦人意,俾耽眠睡,造作梦寐,颠倒非常。
 

“或缘人性之所畏恶,辄变此物,恐怖多端。或于眠中,唤人名字。或解吏卒,收录执缚。或梦妻子,困病死丧,使人慞惶,悲哀哭泣。或梦冢墓,狼藉尸骸。或若乘危,为其迫塞。或若犬来咋啮,或见牛马奔冲,往来号吠,仓卒抵踏。或鸟豕之形千状,或虫蛇之物万端。或颠倒其巾冠,或讦扬人过恶,比皆其所为也。”“若忽梦起屋舍篱障者,是腹中尸虫,共相依止。若梦与女人交通者,其尸虫会也。重者皆成病。若服丹砂有功者,当梦大火烧其屋宇。服诸药有应者,当梦父母丧亡,妻子被杀,或是姊妹兄弟之属或女人,或冢墓破坏失去棺椁,及被五刑死者,此是尸虫皆将消灭候也。”

 

独具特色的消除三尸法
 

道教为了防止三尸借梦记人罪过和告人罪过,特别制定了一种“守庚申”的教规。庚申日是六十甲子一周期的倒数第四日,据说此日天帝“开诸罪门”,而三尸按例要向天帝汇报人的罪过。所谓“守庚申”,就是道士和修道者在庚申日,要通宵静坐,彻夜不眠。
 

《神仙守庚申法》:“常以庚申日,彻夕不眠,下尸交对,斩死不还。复庚申日,彻夕不眠,中尸交对,斩死不还。复庚申日,彻夕不眠,上尸交对,斩死不还。三尸皆尽,司命削去死籍,着长生录,上与天人游。或六月八月庚申弥佳,宜竟日尽夕守之。”这是说,在庚申这个日子,因为恰好是三尸壮大的日子,为了让人更好的保持理性,所以要彻夜不眠。彻夜不眠便不做梦,不做梦三尸也就无法借梦记人罪过了,同时也无法借梦去向天帝汇报了。
 

道教传有各种消除三尸法,独具特色。太上曰:“三尸九虫能为万病,病人夜梦战斗,皆此虫也。可以用桃板为符,书三道埋于门纮下,即止矣。每以庚申日书带之,庚子日吞之,三尸自去矣。”敕符咒曰:“日出东方,赫赫堂堂。某服神符,符卫四方。神符入腹,换胃荡肠。百病除愈,骨体康强。千鬼万邪,无有敢当。知符为神,知道为真。吾服此符,九虫离身。摄录万毒,上升真人。急急如律令!”
 

道教信仰中的三尸内涵:惑乱人性造梦寐,庚申修道祈长生

知符为神,知道为真。(资料图)

又有咒法。《庚申夜咒尸虫法》:常以庚申夜中平坐,叩齿七下,击额呼彭倨;次叩齿七下,抚心呼彭质;又叩齿七下,扪腰呼彭矫。先两手心书太上咒曰:吾受《太上灵符》《五岳神符》,左手持印,右手持戟,日月入怀,浊气出,清气入。三尸彭倨出,彭质出,彭矫出。急急如律令!
 

亦可用药除治。《太虚真人消三尸法》曰:常以春甲寅日、夏丙午日、秋庚申日、冬壬子日,瞑卧时,先捣朱砂、雄黄、雌黄三物,等分细捣,以绵裹之,使如枣大,临卧时塞两耳中,此消三尸炼七魄之道。明日日中时,以东流水沐浴毕,更整饰床席,易着衣物,浣故者,更履屐,先除澡之。都毕,又扫洒于寝床下,通令所住一室净洁,平安,枕卧向上,闭气握固良久,微咒曰:天道有常,改易故新。上帝吉日,沐浴为真。三气消尸,朱黄安魂。宝炼七魄,与我相亲。此道是消炼尸秽之上法,改真易形之要诀。
 

《神仙去三虫杀伏尸方》:取章陆根四十斤,削去粗皮细切之。以水八斗于东向灶煎之,令减半。去滓更煎之,令可丸。服如梧桐子大。丸蜜作之。
 

还有存思法。《东方氏制三尸法》:常以庚申日存思头中,有太上老君、泥丸真人二人并共坐上,着远游冠,服玄袍,坐于冥光帐中,下视口、目、耳、鼻,清涤神气,谓之上一,拘面部之魂;次存心中,有太一太帝、绛宫真人二人并共坐,上着九阳冠,服丹南逸景之袍,坐于朱陵帐中,下视四体清波,肝肺胆肾,皆令净洁如五色玉,谓之中一,拘四肢之部精;次存脐内,有太黄老君、黄庭真人二人并共坐,上着十灵之冠,服黄罗之袍,坐于黄锦帐中,下视脾腹之下孔窍,令分明如白素,谓之下一,拘制骸魄。于是,三尸无从得动矣。
 

还有炼形法。《五行紫文》曰:常用朔望之日日中时,临目西向,存两目中出青气,心中出赤气,脐中出黄气,于是三气相绕,合为一,以冠身,尽见外,洞彻如光之状。良久,乃叩齿四十通,毕而咽液。此谓炼形之道,除尸虫之法,久行之佳也。凡寅日去手爪甲,午日去足爪甲,名之斩三尸。经曰:常念心中出赤气,上行通喉咙,以意闭之于泥丸,为之不止,三尸自去,长生久视,司命刻名,着不死之紫箓。
 

道教信仰中的三尸内涵:惑乱人性造梦寐,庚申修道祈长生

养生导引法(资料图)

还有养生导引法:把两手交叉放在头上,长吸气即吐出。坐在地上,慢慢地伸展两脚,用两手从外边将膝抱起,急低头进入两膝之间,这样两手交叉抱头上行功十三遍,可治三尸病。叩齿十四次,吞气咽下十四次,为一通,如此做三百通为止。连做二十日,可使体内邪气都消除;做六十日,小病可愈;做一百日,大病可除,藏于体内的三虫和伏尸均可消除,使人精神焕发,面体光泽。
 

概而言之,道教所有的消除三尸法,目的都是为了安魂守魄,清静心地,排除各种精神的困扰,心理的烦躁,身体的病变,以求健康长寿,圆满人生。

 

更多南宗咨询敬请关注公众号“南宗道教”(zgnzdjw)

南宗知乎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