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南宗艺术 > 正文

白玉蟾祖师《长歌行》

来源:海南玉蟾宫 2018-03-16 15:42:02
《长歌行》
 
厥初由阀阅, 吾志在林泉。
为舜不无地, 睎颜尽有天。
鱼虫犹可佛, 鸡犬皆登仙。
顾我非六六, 荷天良拳拳。


 
幼时气宇壮, 长日文彩鲜。
琴剑微暖席, 江湖动经年。
异乎三子撰, 契彼五家禅。
既已出洙泗, 从而师偓佺。
 


肩依洪崖右, 道在灵运前。
所得既天秘, 与交又国贤。
可图大药资, 以办买山钱。
东访鼎湖浪, 西寻苍梧烟。
 
一寸百炼刚, 半生双行缠。
簪绅非无欲, 鱼鸟从所便。
逸兴五湖阔, 虚名四海传。
饱餐青精饭, 细读黄石编。


 
顷自七闽出, 放焉迷市廛。
红尘刺人眼, 名利交相煎。
富贵已尝鼎, 云霄当著鞭。
蹉跎度青春, 迟暮即华颠。
 
且有安期枣, 与夫泰华莲。
高陵易为谷, 沧海俄成田。
光景亦倏忽, 物华随变迁。
仰天时一笑, 顾影长自怜。


 
紫府何冥邈, 青鸾何沉绵。
蓬莱云渺渺, 小有月娟娟。
策足青霞路, 收功牙芽铅。
上以游太虚, 下以穷九渊。
辇毂气所王, 湖山乐无边。
飘然复何往, 此去如蜕蝉。

 
更多南宗咨询敬请关注公众号“南宗道教”(zgnzdjw)

南宗知乎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