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道日记 > 正文

高人问答:一位修行有成的道长讲述的修道秘闻

来源:搜狐 2017-03-09 14:08:12
  山人按:

  本文摘自“惭畏行者”的博客,感谢好文,分享给诸位朋友!

  通过这两位不同宗教专职行者的谈话,我们可以从中学到许多超越宗教的东西,那就是对生命的探讨和修炼!更重要的是,佛教的某些理论与道教的修证达到了相同的验证,比如密宗行者的虹化与道家行者的羽化竟然是一回事!

  之前本号也有篇文章探讨密宗与道家:“往期回顾”8月16日文章:佛本是道?中华道家与神秘的密宗竟有如此多的相似点

  这也说明宗教之宇宙观的不同说法,实际上也不过是一种不同名相的表述罢了!山人也一直坚持以开放的心态看待各种宗教,包括中西方的,文化也好,他人观点也好,尽量减少排斥和执着的心,减少狭隘和情绪的主观看法,抱着全然开放的态度来探讨人生与智慧。

  
  正文:

  在这里,我碰到了来自吉林省的王道长。王道长与我一样,都是来自于长白山地区。王道长85年就出家当道士了,那时他才19岁。我对王道长出家的缘起很感兴趣,就向王道长问起他出家的因缘……

  (我与王道长的谈话,有些内容很重要和有代表性,我把我俩的谈话内容记录如下!)

  丹蹊:“当时,您信道出家的情形是怎样的?”

  王道长:“我信道是因为5岁时的一场大病,差一点死掉。在一个本地的中医先生的治疗下,我捡了条命回来。但身体却元气大伤,后来,这个中医先生就教我打坐。直到我的身体逐渐复元。我大一点以后,中医先生又给我看了一些丹经,后来我就到辽宁千山无量观出家了。”

  丹蹊:“学道的人,在经历上都有些相似性。我也是因为从小体弱多病,在初中接触气功后入道的。接触佛教则是在我上高中时代。”

  王道长:“我不是仅仅看了几本丹经,才会出家的。我从小跟一般小孩子不同,我可以看见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我也解释不了这种现象。那时候,只要有人在我跟前,不管是认识还是不认识,这个人的一些事情都会像放电影一样在我面前显现出来。后来,很多人知道后,都来找我看事情。那时候家里穷,当地一般的孩子没有什么零食。我却零食不断,都是人家送的。

  丹蹊:“像你这样有特异功能的人,我接触过不少。不过,这种功能用多了,对自己不好。”

  王道长:“是这样。你看我现在两鬓的头发都很稀少,这就是我出家学道后用神通给别人治病,把自己元气弄伤的结果。我那时候不知道有些功能是不能用的,对自己伤害太大了。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丹蹊:“呵呵,我还没有这样的经历。我只是在修行时,出现过一些内景现象。不过,那是丹道筑基过程中的正常现象。至于给人家预测,我到会用六爻、梅花易数什么的给人家算算?”

  王道长:“你们和尚也会搞八卦?”

  丹蹊:“呵呵,我是个学道的和尚。所以,有些抢了老道的饭碗。”

  王道长:“哈哈哈……”

  丹蹊:“我对奇门遁甲、堪舆风水和法术方面的东西也懂一些,我看过《鲁班全书》、《万法归宗》《茅山术》之类的书,不过我对一些神乎其神的东西还是有些怀疑?”

  王道长:“法术的东西是存在的。会这方面的高人还是有,不过他们多是在民间隐藏,不轻易显露出来。我在这方面有亲身经历,可以证实法术是存在的。我在89年访道的时候,在内蒙古于一个与会“五行遁术”的高人一起修炼过。并且炼出了些东西。”

  丹蹊:“是什么样的“五行遁术”,可以说清楚些么? ”

  王道长:“就是一下子人消失、遁走了,在另一个地方在出现。”

  丹蹊:“我见过会用雷法的,可以请雷部正神在天上施雷。不过,像这种会“土遁”一类的法术,我只在书上看过。要突破物理世界的障碍是困难的。除非已经修成“阳神”成就! ”

  王道长:“这是千真万确的,不是“阳神”成就,而是“阳身”成就。不过,要想修成这种“五行遁术”的“阳身”成就,也是很难。而且,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修成。”

  丹蹊:“你可以说说这个会“五行遁术”的高人吗?他有亲自施术给你看吗?”

  王道长:“他有亲自施术给我看,而且不止一次。我曾经与这个高人在一起打电话给另一个人,并且跟电话那面的人说,某某人会到那边去。如果他出现了,你就打电话告诉我。我这边刚刚说完。电话那边就说,这个人已经到了。我在回头看,那个人已经在我身边不见了。”

  丹蹊:“这个高人多大岁数,你最后有炼这个遁术吗?”

  王道长:“这个高人那时有50多岁吧(89年)。他梳个道士的发髻,但却没穿道袍。是个介于半俗半道的这么一个人。他开始不传这个法给我。一是怕我修不成。二是怕我误传给心术不正的人。他最后还是传了给我。我刚开始确实炼出了些功能。不过最后,我还是失败了,没有炼成。”

  丹蹊:“失败的原因在哪?”

  王道长:“一个主要是原因是钱不够,二是魔境干扰。修道是要法侣财地具足,我那时在内蒙草原,修了一年以后,已经没钱了。在有就是修到后来,草原上很多精灵都来干扰我。也有一些精灵是来跟我一起修炼的。”

  丹蹊:“是什么样的精灵,他们是怎样干扰你的?”

  王道长:“修行人所受的魔境与修的境界有关系,修的越高其魔境也越厉害。我那时主要是畜生道精灵的干扰,如狐狸、狼、兔子一类。草原上的狼很厉害,有些都是成精很多年。那些狼,脊背上的毛都是红色的。”

  丹蹊:“这些东西是阴性世界里的,还是现实世界的?”

  王道长:“两方面都有。还有一些邪道的精灵,它们会附在人身上找我麻烦,或者指使一些有病的人来找我看病。我那时也出了一些神通,不是那种天眼或者预测的小神通,那些小神通我从小就有。我那时也是为了修一些功德,所以来找我看病的我都会给治疗。结果,因为心急,把自己元气伤的厉害。还有,修到最后眼前出现一个女人,脱的光光的…….总之是魔障重重。最后,不得不放弃。”

  丹蹊:“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魔境?”

  王道长:“主要是修道人的气场引来的,当你修到一定的程度,你的气场会形成一定频率,与这个气场频率的相同的生灵就自然会被吸引来。另外,修道人自身的气场与修行环境也有很大关系。道家讲“天人合一”或者“天人感应”就是这个道理。当你修到一定程度与修行的地达到感应一致的时候,你在想往上修就很难了。这也是很多祖师爷成道前经常变换修行地点的原因。道门中修行对“地”的选择是很重要的。所以你要想修道,必须要懂得风水,这样对你的修行有好处! ”

  丹蹊:“我对传统术数的东西是很喜欢的,尤其是风水方面。我当初学易学就因为在读丹经时,对一些“爻象斤两”的道学名相如堕云中,才开始学习的。后来读《抱扑子》才知道,进山修道之人必须要懂得“遁甲、孤虚之术”才可以,否则是很危险的。

  王道长:“说的有道理。看样子,你读了很多丹经。这一点你要比我强,我可能还没有你读的那么多。”

  丹蹊:“修道与世间做学问不同,丹经读得在多,不去从事修炼,也是枉然。我属于天赋低的那种,与道长您比不了,只能死啃些丹经了。”

  王道长:“你是谦虚了。修道是个漫长的路程,你在修道之前,你必须要明白修道的过程。因为大多数人都是“渐悟”型,“顿悟”的人是太少了。包括我自己也是属于“渐悟”型的那种。”

  丹蹊:“修道人的天赋秉性都不一样。就像有些人,一出生就有一些神奇的功能。而有很大一部分人,修了一辈子也可能还是平庸的普通人。我可能就是后一种。这是因为什么?”

  王道长:“修行不是一生的事情。有些功能是前生带来的,很多人的成就也不是一生修成的。其实就包括我在内,现在对内炼都有些灰心失望,觉得自己成道那一天是太渺然无期了。要想成道真是太难了。其艰苦程度,真的难如登天,甚至修得一个人身都很不容易。

  丹蹊:“你应该知道自己前生的事情吧?”

  王道长:“我曾经查过自己前生的事情,一直查了两世,就不再往下查了。每当我查到前世我死亡的时候,我都很痛苦。因为一接触上自己死亡气息的频率,都会让我难受很长时间。我前两世也是做道士,在往下查,我对修道更会失去信心。”

  丹蹊:“人死后的情形是怎样的,于佛经道书上记载的一样吗?真有黑白无常去拘人吗?”

  王道长:“基本上差不多。我在没出家的时候,就专门观察过人临死的情况。因为人死之前,都会出现黑气。我们那地方有一个人家的房上出现了黑气,我就每天去观察。直到有一天,他家的房上面的天空出现了一个灰色的人,刚开始不清楚。后来,人影就逐渐清楚。最后,天上的人影突然变亮。与平常这个人的相貌一样。这时候这个人家的人已经死了。过了一会,这个发亮的人影就缩成一个光球。这时,黑白无常就会出现把他带走了。”

  丹蹊:“中国和外国的人死的时候都一样吗?或者是信奉其他宗派的教徒死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吗?”

  王道长:“是一样的。这是一种宇宙的规律。黑白无常就是阴阳二气所变幻的一种灵性。

  ………………

  (丹蹊注:在此问题,我还向王道长询问了其他宗派对死后的解释情形是否与事实一致。如基督教的和佛教净土宗。王道长的回答可能会引起信奉这些教法的读者的不满,这一部分省略了。)

  ……………..

  丹蹊:“关于六道轮回是书上写的那样吗?”

  王道长:“差不多。我看见过阴界的轮回情况。不过,在众生没轮回之前有一座山叫“灵渐山”,这是个不受众生轮回的地方。道门中有句话“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凡是逃出轮回的,都是从是这座山走的。你如果有足够的能量,从“灵渐山”跑掉。阎王爷拿你也没办法。
  这是书本上没有记载的。不过,“灵渐山”是修行人才能够上的。只有具备“纯阳”之体才可能上“灵渐山”。比如,道门中讲“闭黑关”、“闭白关”。在“闭白关”时,有一种修法要对着“太阳”炼,其实就是为了上“灵渐山”时能够忍受那种“强光”。

  丹蹊:“书上不是没有这样的记载,藏密的一些修法也有关于人死后“中阴救度”的方法,如《西藏渡亡经》等。”

  王道长:“我了解藏密的一些修法,藏密的很多东西是道家昆仑派传过去。我曾经去过昆仑山,知道藏密的一些情况。藏密的“虹化”与道家的“羽化”是一回事。

  (丹蹊注:关于藏密与道家在这方面情况,我不太赞同王道长的说法。但王道长的东西,不是从书上得来的,大都是实践中来的。我反驳起来也是底气不足。不管对错,我只有洗耳恭听的份!

  丹蹊:“您有没有曾经出过“阳神”?”

  王道长:“肯定没有,修成“阳神”已经快接近成道的状态。不过,我曾经出过“阴神”。其实出“阴神”已经能够于“鬼道”或者“灵界”接触了,不过出多了没有好处。容易着魔,在阴境中可能会转到畜生道去。出“阳神”则是身体的气质已经转化,变成“纯阳”之体才可以出。”

  丹蹊:“我知道的一些气功派别有专门修‘出神’的,比如“玄灵功”,就是专门炼‘出神’的。曾经,有一些学员就是因为‘出神’后回不了肉体,而死亡了。”

  王道长:“修行是个艰难的历程,没有正确的指导,盲修瞎炼是很危险。”

  丹蹊:“我很想知道,你当初炼“五行遁法”是怎么修的?”

  王道长:“修法很简单。就是几个符咒、手势,还要有一些道家的法器什么的。但要有师父护持。”

  丹蹊:“与修‘雷法’一样吗?”

  王道长:“雷法是修炼的基础。修行任何法术原理上都和‘雷法’一样,要内外相结合,用‘人体小宇宙’沟通‘外在大宇宙’。修‘五行遁法’更是要结合丹道,并且要‘辟谷’才可以。”

  丹蹊:“你当初有做到‘辟谷’吗?”

  王道长:“有。道门中能达到这种功夫的人很多。”

  ……….

  丹蹊:“你现在还有继续修炼吗?”

  王道长:“只是偶尔的打打坐。你要知道,白云观这样的城市道观不适合修行。我也是在等因缘。等有足够的钱之后,我还要到山林中去。”

  丹蹊:“你现在还有用神通吗?”

  王道长:“没有。在内蒙古元气大伤之后,我就没有再用了。我现在身体不好,不能够在使用了…….”

南宗知乎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