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修道日记 > 正文

道门修真探秘,让你大开眼界的修行轶事

来源: 2017-09-17 11:09:28

净乐宫何爷,不饮不食
 

修真探秘,让你大开眼界的修行异事!

何爷是30年代到40年代净乐宫的一名老道士。净乐宫坐落在武当山下70余里的均州城里。何爷修功很特别,他不择僻静清幽处,而端端坐在城里的大街上闭目打坐。先是人们当热闹看,可无论人们怎样指手划脚谈论,他总像泥雕一样坐在那里不动。有些人爱逗趣,常常不休地贴着何爷耳朵问话,故意搅他。可人们后来就见他耳朵塞着棉絮,嘴巴上贴上膏药。
 

净乐宫离当时的县中学、县小学都不远,学生娃儿每天上学放学都要从这儿过。日子长了,有些淘气学生就使坏,凡从这儿过,就捡石子瓦片打他。何爷后来不得不转回大殿打坐修功。
 

何爷在大殿打坐,学生娃儿们又发现一个怪事,见何爷一坐几天都是老样子,好像从不吃东西。于是,他们就想做个试验证实一下。一天,学生们弄来一把大铜锁把大殿的门给锁上了。锁上后,把这事也就忘了。一直过了两个星期才突然想起来,就赶快去开门,生怕何爷饿死了。谁知开门一看,何爷还是一动不动坐在那里。50年代,何爷不知去向。
 

返老还童的老修行
 

余幼年时,居京师新街口草场大坑。九阳宫道观内,曾见一老道士,姓信,年有九十余岁,每日独坐静室,从不诵经,不烧香亦不拜神,谁也不知其道号,人多称之为老修行。此翁饭食从无定时定量,有时一日三五餐,有时两日一二餐,亦有时七八日始食一餐不等。所食不过豆类或枣类之属,从不食烟火食,除此无其他怪异。后我家迁居他处,久之,已将此翁忘却。但只记得此翁两脚心各生一大黑斑而已。
 

修真探秘,让你大开眼界的修行异事!

在去年春游时,于郊外密林深处,见一壮年,俗家打扮,在一大青石上,闭目赤足跏趺而坐,余心甚奇之。近细观之,觉此人颇似昔年之老修行。再视其两足心,黑斑宛然。问答之后,始知诚是余幼年时在九阳宫内所识之道长,推此道长之年龄至少也有一百三十余岁矣!此即是道家气功中所谓返老还童之术。
 

紫霄宫杨爷,逃离牛屋
 

50年代初,紫霄宫后的太子洞住着一个道人,叫杨爷。他住的洞里除有一堆供他垫坐的乱草外别无他物。一年四季,身上都是那一套从未洗过的破单衣。他从不睡眠,昼夜只是垂目打坐。每个月只有一天的时间到紫霄宫大殿上香,然后和宫里的道友打个招呼又进洞去。杨爷每天吃一顿饭,由庙上小道士王永乾送来。数量是一瓦盆,饭全是稀苞谷粥,没有菜。小道士把饭送到洞口放下,也不说话,然后把前一天吃过的空盆端回来了事。这样过了几年。

 

修真探秘,让你大开眼界的修行异事!

后来,杨爷离开武当山回到河南老家的一处无人管的破庙继续修炼,有时也给地方群众看看病,群众都很喜欢他。年老后,不管身边发生什么事,他都坐着照样又练功。据说80年代初,杨爷羽化在河南,终年近百岁。
 

峨嵋山隐者
 

余学生张某,善摄影,又喜游山水。曾在四川峨嵋山遇一道士,炼道家气功,鹤发童颜。
 

听道者言,“昔日有一隐者在此山修炼,已有三百余年,身已与木石同色,不言不动,如石雕一般,惟呼吸不绝,目尚能视。常人以为奇,而以道眼观之,此乃未得真传,而妄意修炼,终成不死不生之废人,后被山中盗贼以利刃破顶而亡,实可惜也。” 余谓此道士真金石之言也!
 

泰山道长传授飞丹之术
 

余友潘君,性喜技击,然身体素质太弱,又未遇明师,故与诸友研究拳术技击时,屡败无胜。后游泰山,遇一穷道士,潘为其多方照顾。临别时道士教其吐纳之术。道士言:“此乃道家吸丹之术,但需多方行事,日后可得道果。”
 

潘君回京之后,昼夜潜修,忽一日在闭目打坐呼吸之时,觉眼前光彩照人,一圆形小珠,白色微黄,破口入其喉中,滚入小腹丹田处。自此之后自觉身轻力大,动如飞鸟之速,心窃喜之,再与人交手,对方应声被摔出丈余,多少武术名家亦败其手下。
 

修真探秘,让你大开眼界的修行异事!

后在友人家,见一少女姿容秀丽,妩媚动人,潘百般引诱,使少女无故破身,此少女即潘友人之女也。后被污少女自尽身亡。潘闻之,居然无动于衷!三年后,一日潘在打坐练功时,忽见眼前仿佛一少女,以手戳其口,不觉口张,觉昔日所吞之丹,冲口而出。自此之后,形神俱损,弱不胜风,腿脚持重,行路亦须拄杖,终以恶疾夭亡。
 

余谓金丹大道,有德者得之,无德者失之。欲学仙道,先须做个好人;欲成道者,还须却恶为善,否则劳苦一生,终成缘木求鱼。
 

武当山童爷,辟谷坐化
 

童合全是60年代武当山在庙老道人,为龙门第16代传人,是徐本善的弟子之一,本地人。他随师父修武当内功数十年,太和拳功夫也很高超。50年代后期,他带着年轻道人毛发顺继续秘密修功。后来农村生活艰苦,连饱饭都吃不上,他借此练辟谷。十天八天不见五谷照样挖地抬石头。
 

遇到大灾后,没有收成,许多人吃不到饭,他索性托病不起,昼夜辟谷,数月后坐化。生前百般告诫毛发顺不能丢功夫,说道门还会有兴的时候,功夫还有大用。毛发顺也就听了他的话,每夜更深夜静就练功,从不叫任何人发现。70年代后,毛发顺提前抽回紫霄宫当文管员,练功就更勤了。
 

修真探秘,让你大开眼界的修行异事!

那时紫霄宫是当地群众到南岩的近路,有时半夜还有群众从宫里出入。而毛道长恰住在紫霄大殿一侧偏房。后来有群众说,偶尔半夜从他房前过,见他屋里点着蜡烛,一个人双膝跪着在砖地上走路,不知咋回事。他只要听见房外有动静,便会立即把蜡吹灭上床睡觉。

南宗知乎

我要提问